当前位置: 骂人的话 - 爱情故事

我想赖着他

来源:网络 人气:24642

  他觉得我是特务

  我,天蝎女,考入本市的一所大学读书。别说每周回一次家,就是平时懒得上课,我都可以随时“逃窜”回家。衣服不愿意洗的,我可以带回家洗;学校的饭菜吃腻了,我可以回家赖上几天。高中时候的朋友也留在了本市,平时出来一起逛逛街,吃吃饭,日子过得也还算自在。我的朋友并不多,生活交际的范围也很小,主要是我不太习惯和陌生人打交道。

  某年的5月1日,放假的前一天,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,说带上我和几个朋友,一起开车去Z市玩。于是我从学校赶回家里收拾行装,准备晚上出发。

  我的老家就在Z市,那是一座很干净的城市,有着所有人喜欢的阳光、大海和沙滩,就连空气里都夹杂着清凉的味道。我光着脚走在白色的沙滩上,远处的山上雾气弥漫。我那时并不知道,就在不远处,会有一个让我深爱的男孩。那时的你在干什么呢,苏锐?

  回到家后,我无意中在网上找到Z市的某所军事院校的网址,怀着对Z市的眷念,怀着对军校的好奇,我点开了这个网页,于是,找到了他的QQ。我加了他,他却不怎么相信我,连名字都不愿意告诉我,我隔着电脑屏幕都能感觉到他怀疑的目光。

  “朋友,我觉得做人得厚道啊,不带你这么玩的。连名字都是秘密,还让不让人活了。

  “喂,我都告诉你我叫什么了,你这藏着掖着的,不觉得不公平啊。

  “一个名字而已,我能拿来卖钱吗?就算我是特务,我也不会千里迢迢过来问你叫什么啊。

  “还有,你见过像我这样的奸细吗?”

  他被我缠得不行了,终于开了口:“苏锐,我叫苏锐!

  他喜欢叫我“小姑娘”

  这个家伙的保密意识,让我一度很为恼火。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,其实我加他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一时兴起的小念头。但是很明显的,他还是不怎么相信我,无论我怎么跟他说,他都觉得我是有预谋的,而且图谋不轨。

  人最经不住的就是相处。慢慢的,我和他就开始天南地北地随便乱侃。我知道了很多关于他的事情,比如身高、体重、籍贯,甚至连血型他都招了出来。这些只属于他的信息,慢慢地在我的脑子里一笔一画地完成了有关于他的形象。

  当他知道我比他矮了足足20厘米后,一点也不掩饰地大笑了一阵子,说小姑娘,还是要长个啊。

  小姑娘,他总喜欢这么叫我。

  那段时间,我们似乎达成了默契——就是每天晚上在我的宿舍熄灯后,他点完名之后,我们都会用手机挂上QQ,说上半个多小时。

  与其说是在聊天,不如说是在斗嘴。我不知道苏锐是怎么在那个戒备森严的地方用上手机的,从来没有问过,更没有给他规定过,每天,或者几点钟,一定要有联系。

  只是很默契地把这种感觉,变成了一种习惯。

  一天又一天,几乎没有间断。

  入伏后,气温一浪高过一浪。我在日历上画出的勾勾叉叉越来越多,离苏锐放假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。他在学校里忙着做题,学得昏天黑地。我已经放暑假了,在外面打工,经常被领导训得生不如死。

  转眼到了7月底。这些日子以来,我们每天晚上都会打一通电话。这是他能空出来的唯一时间,也是我们能交流的唯一渠道。

  某一天,在电话里,我和苏锐开始商量放假以后见面的事情。

  这是必须经历的一关。我下定决心要见他一面,似乎如果不这样,前几个月就如同游戏一样虚渺。我觉得自己必须在见到他后,才能真正地面对这段感情。

  这是一次必经的抉择,不管是对我,还是对他。

  和朋友一起逛街的时候,看上了一对手机链。是两条小章鱼,一黑一白,胖嘟嘟的。我左思右想,还是没买。我发信息给苏锐:我看上了一对手机链,你过来给我买。

  不记得过了有多久,直到晚上,我才收到了他的回复:“好,回去给你买。我已经买好了去你那里的火车票,周六上午到!

  初吻有一点点绿茶的味道

  他来的那天,我很早就起床了,忙着洗澡换衣服。临走的时候,我回头看了一眼,家里被我折腾得跟战场一样,想着反正挨老妈的骂也是回来后的事了,一咬牙一跺脚,闪人了。

  火车到站了。我看着出站口来来往往的人,眼睛都快忙不过来了。说实话,我不紧张。

  几乎是第一眼,我就锁定了目标。那个男孩,戴着白色的棒球帽,穿着白色的大T恤,黑色短裤,直直地往前走。我看不清那个人的脸,只是盯着他的身影不放,然后莫名地在一瞬间认出,他就是苏锐。

  那个暑假,我们在一起走街串巷,吃小吃、逛小店,还一起去了青岛。

  我们真的好上了。我还记得他第一次吻我,很轻,很柔,还有一点点绿茶的味道。他一只手扶住我的脑袋,另一只手搭在我的手臂上。我忘了要闭上眼睛,不知道该怎么回应,傻傻地呆住不敢动。他笑了笑,放开了我,没说话。一只胳膊放在了我身后,把我揽进了怀里。

  其实这个姿势有一点点的别扭。我看不见他的脸,想动,又不好意思动!罢庋一嵯胨醯!蔽彝芽诙。

  沉默,终于被我这句大煞风景的台词打破。四周很黑,我看不见他的表情,只听见他在轻轻地笑,把头靠在了我的头上,低声说:“没事儿,想睡就睡吧,我在呢!

  我闭上眼睛,他又吻我。这次的吻,我很乖地没有再睁开眼睛。

  那个怀抱有他的味道,尽管是第一次,却不是全然陌生的气息。从那一刻,我们牵起了手。

  每次,当苏锐牵着我的手带我过马路的时候,当苏锐揽着我的肩膀为我抵挡人潮的时候,当他在拥挤的站台上把我搂在胸前的时候,我突然感到,嗯,这应该就是,所谓的安全感吧。

  我安心地把手放在了

  他的手心里

  过生日的时候,苏锐送我一束白玫瑰。我很喜欢,小心地呵护着。当白玫瑰一点点枯萎,我依然拼命地想为我的生日礼物留下点什么。于是,整个下午我都没去上课,就坐在那里,像傻子一样把花瓣一片片摘下来,将它们铺平,夹到一本厚书里。

  这真的是个细致活,因为花瓣太软,花期又有点过,很容易被扯坏。宿舍里的人看到我静坐了一个下午,看了看我身边的那本书和花瓣,说:“这娃儿没救了!

  苏锐一再请求我学做饭,于是,我每天晚上的必修课就是守在电脑前面收集菜谱,把网上的菜谱下载下来,筛选分类。整理菜谱的时候,我会想着他喜欢吃的东西——肉、青菜、鱼、豆腐;也会记着他讨厌的食物——萝卜、山楂、豆芽,还有鸭子。

  这些事,我以前连想都没有想过去做。

  如今,我会想着他嗓子不好,查了资料后,要给他买菊花和金银花,带去让他泡水喝;另外还要给他买败火的维生素C和维生素B2,不然他嘴里起泡会很疼;还有盒装的糖浆糖和厚实的袜子。

  渐渐地,我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但是,我心里很欢喜。

  平生以来的第一次独自旅行,是去他的城市看他。路上,很累,很辛苦,我只想着,很快就能见着他了,很快。临下车的时候,接到了苏锐的电话,听到他有点干涩的声音和风声一起传到了我的耳朵里,真的安心。

  走出火车站,城市清晨浮起的灯火,还有些许的雾气,安静得不像话。没有了火车上嘈杂的声音,没有了拥挤的人群。

  苏锐来了,他抱了抱我,那熟悉温暖的怀抱让我感觉到了踏实。他牵着我的手,一路走得飞快。他扭过头来问我要不要戴手套,我摇了摇头。手里的包很沉,苏锐脱了一只手套揣在口袋里,然后接过我手里的包,用没戴手套的那只手牵着我往前走。

  我安心地把手放在了他的手心里,只要跟着他走,去哪里都没有关系。

  不害怕,不担心,也不用知道这条路通向哪里。

  我看着他的背影,不知道自己是在哪一刻爱上了这家伙,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竟是如此的安心,一丝波澜都不曾有过,只想一路随他走。

  只要他给我一个承诺,我就可以赖着他,一直赖着他。

    最新评分
    林呸耿22:48:313分苗两坜07:33:023分温抿哙02:01:213分谯栊圜15:45:372分姚溃挖14:42:472分
    冯颌斗15:40:362分段屺铟05:48:513分叶苎旮08:55:583分王秆揎12:40:383分关癜猥02:07:033分
    钱度半06:10:513分莫危陬02:31:503分偏扑先19:03:113分朱笊灞04:23:113分蔚帏嶷20:08:253分
    马布捣23:21:513分卢砼桐19:35:033分童楔主18:11:072分邵揉卩00:44:393分言潭墒08:57:512分
    薛熬联13:50:122分昋筵虚14:11:183分樊葭受10:52:233分董岙僮05:14:393分焦丁盒12:34:493分
    唐隳鹪14:15:373分邹绺囊13:56:153分程卤岩17:35:312分翟鲸慎06:55:153分姚咝畹21:47:263分
    我要评分
    评分: 好评[3分] 中立[2分] 差评[1分] 您的姓名:

    Copyright © ma4r.com 2009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大嘴棋牌官方下载
    嘉禾县| 肥城市| 临沭县| 绥滨县| 丰台区| 阿克苏市| 天全县| 德格县| 漳州市| 丹棱县| 聂荣县| 五指山市| 岐山县| 运城市| 古田县| 遂溪县| 涟源市| 乌拉特中旗| 天峻县| 和平县| 阿合奇县| 广平县| 馆陶县| 吴旗县| 密山市| 肇东市| 信丰县| 皋兰县| 九台市| 察隅县| 晋中市| 商水县| 洛南县| 通江县| 衡阳县| 克什克腾旗| 万宁市| 柏乡县| 承德市| 西林县| 盐津县| http://www.ynttzg.cn http://www.ygbtwq.cn http://www.cly25.com http://www.htt6w.cn http://www.tihot.cn http://www.trustcom.cn